此剑已当沉西海

加入了做沙雕表情包的行列

本来因为一向脸黑没报希望,所以收到太太私信的时候真的狂喜乱舞土拨鼠尖叫……
两篇文和配的图都特别可爱,也特别适合万圣节,看的时候就在哈哈哈哈哈和嘿嘿嘿嘿嘿两种状态中切换


生日当天收到可以说是非常非常惊喜了(。・ω・。)ノ♡
重看了一遍Action,还是超甜的,要有真情在套路才能得人心嘛→_→
漫本分镜好美,这个真情流露的韩老师,非常柔情了哈哈哈哈哈
挂件特别可爱,工艺也感觉好厉害的样子,吧唧和立牌也无敌可爱,第一遍拍照的时候试图把立牌安起来拍结果发现不但不好拍我还给安反了……

【蔺苏】Fly Me To The Moon

换号补档

◆蔺苏百日情趣,OOC且渣文笔,没有主旨
◆题文无关系列


人生中总是充满猝不及防的意外,以难以预料的姿势打乱本来的规划,比如踌躇满志的进了考场,刚写了名字笔珠掉了,比如想要从天而降来个帅气的求婚却挂在了树上,再比如一个潇洒的跨步上前及时的接住了踩空楼梯的人,偏偏落地时脚底一滑,倒下时又本能的用手那么一撑——

“就知道笑,我都这样了你还笑,良心呢?”

梅长苏正拿着一个苹果切块削小兔子,闻言抬头瞥了他一眼,挑了一块削得比其他大的塞人嘴里,“舍身救美,蔺公子想必乐意的很,还不许人笑了啊?”蔺晨看看自己肿了一圈的右手腕,再抬头看看梅长苏,再看看手腕,再看看梅长苏……梅长苏被他苦...

【百日蔺苏】【2/19 Day 87】一醉

换号补档

◆不知所云,OOC且渣文笔预警


扬州三月,正是草长莺飞的好时节。


挑了这么个时间硬拖着梅大宗主出游的蔺公子显然心情极好,倚窗笑得开怀,折扇在指间转来转去,拨开又合上,目光不知注视着窗外的何处,眉梢眼角都是得色。


梅长苏被迫抛下大堆事务,虽知他好意,到底还是不那么痛快的,于是提了小巧的醋瓶,极缓极轻的移向蔺晨的酒杯。距离一点点缩短,将将要倾瓶倒下时被一把折扇抵住了瓶口,略施巧劲让瓶体稳稳立在桌上。梅长苏白了对面笑得眼睛都成一条缝了的人一眼,收回手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仰头灌下,长长的感叹了一声,又无趣的撇了撇嘴。


要说...

【百日蔺苏】【1/28 Day 65】星辰安睡之时(上)

换号补档

◆蔺苏伪西幻,一如既往OOC且渣文笔预警

◆写给吾友阿痕   @痕总 

 ◆配合BGM食用 流光


1.

初春第一缕风拂过湖面从窗户吹进这个树屋时,梅长苏从漫长的梦境中醒来,还有些凉的空气让他皱了皱眉,一条洁白的毯子从上方掉落在他肩头,他抬头看时,只见一只小松鼠坐在床边柜子顶上,对他偏了偏头,黑豆一般的眼睛友善又关切地盯着他。

一张枫叶被松鼠推了推掉到他面前,上面有几行字,写字的人似乎很匆忙,潦草的字迹零零碎碎的叮嘱了许多东西。尽管有些茫然,梅长苏还是按照上面说的先从柜子里取出礼服穿好,找到有着奇异纹章...

【百日蔺苏】【12/24 Day 30】标准结局(中)

换号补档

◆蔺苏现代校园AU,OOC且渣文笔预警

◆正文(上)

 ◆平安夜快乐 \(•ㅂ•)/♥   


临近下班高峰,回程路上堵得更厉害了,红灯时,蔺晨侧头看去,梅长苏正在储物格里低头翻找着什么,车窗外明明灭灭的灯光映着他沉静的侧脸,嘴角的阴影仿佛一个浅淡的笑。蔺晨一时有些恍神,上一次像这样和这人一起这样什么都不做只是看着他已经好像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蔺晨和梅长苏的相识,按蔺公子的说法是倾盖如故,然而事实上两人颇有渊源。在梅长苏还叫林殊的时候,林爸爸和蔺爸爸在一次体制会内议上一见如故,两个年轻爸爸...

【百日蔺苏】【11/29 Day 5】标准结局(上)

换号补档

◆蔺苏现代校园AU,OOC且渣文笔预警

◆糖。糖。糖。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梗点


【最近总觉得我情缘和我绑定画手很像,怎么办,急,在线等】蔺晨已经盯着只有一个标题的输入栏沉思了小半个小时。

作为一个以情节新颖从不狗血出名的网文大神,蔺晨从心底里对于这种老套的求助论坛梗是有些不屑的,但最近的情况实在是让他心慌心累心塞塞。百般思量无果后,终于还是决定一试。

这件事要从蔺晨的业余爱好讲起,蔺少爷这人,脑子里有各种天马行空的念头,俗称脑洞大,自己憋在心里又憋得难受,于是忍不住将这些念头付诸文字,蔺少爷家学渊源对文字的掌控力本就高出常人,再加上思路清奇不落俗套,渐渐地人气累...

【蔺苏】雪落江山外

年少边疆看雪,北境苦寒,大雪来前往往冷风呼号,铅灰色的云层沉沉的压下,军旗在风中撕扯卷缠,每每这时,便忧虑将士如何御寒,粮草如何运达,若有敌袭如何借雪势对抗,全无风花雪月的心思,倒是有一回趁雪奇袭成功后回程之时突然发觉这天地浩渺间大雪纷纷扬扬被风吹往目不可及的山间,豪气顿生,心胸大畅。

后来听雪琅琊山,仿若永无止境的长夜里,雪花扑扑簌簌落在屋顶的声音似乎就在耳畔响起,实则那时命如风中残烛,老阁主极看重交往不多却倾盖如故的故友,对故友之子亦是十分重视,不许他再吹一点风受一点寒,久闭内室根本听不见触不到那雪,只是听蔺晨提起雪下得很大后那声音就时时在耳边想起,合着无数的嘶号哭吼,在眼前晕染出一片大...

换了个号

© 西海遗剑 | Powered by LOFTER